不少基金公司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就有10家基

作者:股票基金

投资赢家都在关注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基金经理离职潮已提前上演了,且有愈演愈烈之势,甚至有公司在一天之内同时发布12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同时,基金公司高管年底离职也愈加频繁。  业内人士表示,这次离职潮的提前到来,很可能因为基金经理去年管理的基金业绩不佳而被迫提前离职。  离职潮提前上演  近期,不少基金公司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基金经理离职潮可真是愈演愈烈了。相较往年春节后拿完年终奖再离职,今年基金经理们的扎堆离职来的有点早。  2019年1月3日,东方基金一日内密集发布6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涉及基金包括东方主题精选、东方岳、东方鼎新、东方多策略、东方新策略以及东方龙,这几只基金主要为混合型及股票型基金,涉及离任的基金经理合计高达5名。  无独有偶,2018年12月29日,国投瑞银基金一日内发布了8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涉及的基金包括国投瑞银精选收益、国投瑞银新机遇、国投瑞银岁添利、国投瑞银招财等。这几只基金也均为混合型或者股票型基金,离任的基金经理合计达到了4名。  知名大型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近期也在“骚动”。  2018年12月18日,华夏基金在一天内同时发布了12则基金经理更换公告,涉及基金多达7只,涉及离任的基金经理合计3名。  值得注意的是,扎堆离职的现象不仅仅出现在基金经理群体,基金公司高管离职的消息也层出不穷。比如,2018年12月29日,金鹰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总经理刘岩因个人原因即日起离任,同时,副总经理满黎也因个人原因离任。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23家基金公司换帅,但像金鹰基金这样,一天内总经理和副总经理两位高管同时因个人原因离职的却十分罕见。  业绩不佳或是“罪魁祸首”  尽管在上述基金经理变更公告中,基金经理的离任原因一般解释为个人原因、公司业务需要、工作安排变动或者工作需要等。  但业内相关人士透露,一般基金经理会在年后拿完年终奖离职,离职潮也一般出现在年后。今年基金经理离职潮的提前,很可能是因为去年基金经理业绩不佳而被迫提前离职。  基金君发现,这些发布基金经理变更的基金多为股票型或混合型基金。在2018年市场持续震荡,大盘指数多次探底背景下,在这些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的基金中,大部分基金业绩欠佳,净值较去年同期跌幅超10%,部分基金净值甚至同比下滑超30%。  同时,基金君翻阅了2018年三季报发现,这些基金的第一、第二重仓股多扎堆于金融,大消费如医药、白酒饮品及家电等领域。而2018年金融、大消费板块均遭遇不少“黑天鹅”事件,股价严重受挫。截至1月4日,金融指数、医疗保健指数及日常消费指数分别同比下滑15.89%、27.9%、21.7%。  与此同时,这些变更基金经理的基金规模较去年同期也出现严重缩水。除了个别基金,截至1月4日,大部分基金的规模较去年同期下降超20%。

尽管越来越多基金公司近年来越发重视基金经理业绩的长期考核,但相对排名的存在却始终令基金经理难以忽视短期业绩,这几乎成为行业的无解命题。  不愿等到年终奖落袋,刚迈入2019年,公募基金离职潮苗头就显露出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开年的短短一周多以来,离职基金经理人数已达6人;离职高管人数1人。  较上述数据更能反映人员波动的是基金经理变更人数。仅今年以来,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的基金公司中,涉及基金经理离任的多达47家。  其中,有较大一部分基金经理离任之后不再继续担任公司基金经理一职,且同时卸任多只基金,按照行业惯例,这极可能是离职的前奏,只是尚未发布离职公告。  按照行业惯例,基金公司的年终奖发布时间在次年的4至5月。在这之前选择离职的基金经理俨然已经不在乎2018年年终奖;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若是因业绩太差而提前离职,可能本身就无年终奖可言。  有资深公募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去年底至今的公募离职队列中,因2018年基金业绩不佳而被迫提前离职的并非少数。尤其基金高管的变更,大概率与此相关。  业绩不佳触发离职潮  仅1月10日,就有10家基金公司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同时还有1家基金公司发布高管人员变更公告。其中,多家公司均是数则变更公告齐发。  以中银基金为例,1月10日该公司接连发布了4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涉及2名离任基金经理。其中1名基金经理同时卸任3只基金,其离任原因为另有工作安排,在“转任本公司其它工作岗位的说明”一项上显示为“无”。  1月3日,东方基金也因连发6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而引起市场注意。这些公告涉及东方主题精选、东方多策略、东方岳、东方新策略、东方鼎新以及东方龙6只基金,这几只基金主要为混合型及股票型基金,涉及离任的基金经理有3名,离任原因均为“公司业务需要”。  实际上,在2018年底就有多家基金公司连发数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如国投瑞银、银华等。其中,银华在2018年12月28日和29日连发8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涉及银华和谐主题、银华富裕主题等8只基金,涉及到的离任基金经理有2名,其中包括颇有名气的周可彦。  就周可彦离任前管理的5只基金来看,在2018年均遭受一定程度亏损。  不难发现,近期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的基金,普遍以股票型和混合型为主。其中不少基金2018年业绩欠佳,且伴随着规模的明显缩水,少部分基金已经沦为规模5000万元以下的迷你基金。  1月10日,沪上一位资深公募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虽然基金经理离职的原因有很多,但与大环境的关系是始终保持紧密的。就今年而言,或者可以说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形成的公募离职大军中,很大一部分还是与业绩不佳有关。就好比牛市时也有公募离职潮,但那时主要是基金经理为了追求更高的激励而跳槽或者奔私,眼下这波离职潮显然与2018年亏损严重有关。”  实际上,不仅基金经理群体出现人员的大幅波动,去年底以来,基金公司高管离职的消息也层出不穷。仅2018年年底,涉及到总经理变更的就有宝盈、德邦、金鹰等。其中,宝盈基金总经理去职的背后就被市场解读为与宝盈近两年发展步伐落后有关。  公募相对收益考核严峻  公募离职潮背后,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是,公募基金考核机制带来的现实压力。  尽管越来越多基金公司近年来愈发重视基金经理业绩的长期考核,但相对排名的存在却始终令基金经理难以忽视短期业绩,这几乎成为行业的无解命题。  1月10日,华南一位公募投资总监向记者谈及了其所在公司的考核机制。该权益总监表示,“我们公司实行三年滚动业绩机制,例如最近一年的业绩占40%,前两年的业绩各占30%;或者是三年业绩按照20%、30%、50%的比重来看。有的基金经理还无法达到三年的任职经历,那么对他的考核肯定是当年的权重要高一些。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会有一个最后的综合打分,根据打分情况来制定奖励水平。就奖励而言,基金业绩行业排名1/2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分水岭。”  上述人士进一步谈道,“虽然是看三年业绩,但一旦基金经理年内在市场排名特别靠后,就要进入观察阶段;如果连续两年在市场相对靠后,则要面临很大的压力。因为公司不会等到让你连续三年业绩还是很差,如果两年后依然不行可能就要自己主动走人,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上述人士补充道。  深圳一位受访公募人士向记者透露了相似情况。“我们公司年前也有基金经理离职,该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在2017年业绩排名已经非常靠后,2018年更是难以翻身,最终投资人大量赎回基金,他也只能选择离职。其实公司也没有强迫他离开,但这种情况下基金经理一般也不会再继续留下。”  无疑,相对排名的压力,也是促成基金经理离职的重要因素之一。

本文由永利集团网址官方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